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TOP

二班往事
[ 录入者: 13435100767 | 时间: 2017-03-03 12:51:39 | 作者: 曾集军 | 来源: 原创 | 浏览: 142次 ]
   记得初三那年开学,班主任叶老师班会上对我们说,同学们!我们班阳盛阴衰已久,严重的阴阳不平衡,所以叶老师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校长手上争取到几个女生名额,于是,怪,李水莲,李宝萍,田昆玲在我们最热烈的掌声中坐直升机隆重的空降到我们三2和尚班,我们班从此勉强的摘掉了和尚班的帽子。
     我们班都是农村娃,怪,你一出场就把我们镇住了,怪来自凡口矿区,在我们眼里凡口就算是城市了,所以怪你像毛阿敏一样成了我们班的女老大,怪,你还记得吗?田昆玲小小个的,跟在你的背后。阿军也小小个子跟在土匪强的背后,土匪强是我老大,阿军当然得跟班,对吧?怪,你霸气的戴一墨镜,惹的我老大土匪强好几天没睡好觉,最后我老大动用了所有的人脉,挖地三尺终于弄到了一付墨镜,老大戴着墨镜对我说,阿军我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怪,你不经意的一个小动作可把我老大土匪强害惨了啊!
我老大喜欢上了班上一位女生,写了一封情书吩咐阿军送去,阿军我胆小不敢去,后来老大威胁我,不送就不要阿军跟班,没办法阿军只能诚惶诚恐的去跑腿,信是送到了,那位女生看过信后,找到了女老大拿主意,怪你还找我老大谈判来着,怪你跟我老大谈了什么?搞的很神秘的样子。
怪你应该不会忘记,你很生气的威胁着对我说,阿军,就你小屁孩多事……我口才不好又胆怯所以无法回答你的责问。
土匪强,你是主角,你不会把自己的初恋也忘了吧?在没得到你的受权之前,我不会公开你的隐私,毕竟你曾是阿军的老大,对吧?老大啊!你带着阿军可是坏事做尽,你带着我去老电影院看录像,我们没钱,但是老大你有几种颜色的票,反正售票员卖红色的票,我们就拿红色的假票混进去看,你说我们是不是有点坏?更不可思议的是你还带着我,拇指,吴平道,还有谁来着,我们几个人在上晚自习的时候,有尿没尿都往奇臭无比的厕所跑,每晚不跑几次都不过瘾一样,你还带我们去学校的医疗室假装感冒了,陈老师的老婆管药,她很认真的给我们感冒药,我们把感冒药当糖吃,把药吃到有苦味了就吐掉,就为了一点点甜味,我们就敢吃药。现在阿军我感冒了吃药都没效了,敢情是我们那时就把感冒药的药效吃完了,是不是得报应了?上次我们三十年同学聚会,那位女生握着土匪强你的手问,我们班怎么就没一个男生追到女生的呢?我在旁边替土匪强你感到超级难过,土匪你当初怎么就放弃了呢?估计你肠子都悔青了吧?
许万红你还记得吗?每晚夜课结束你都带领祖光,土林,老聪还有很多女同学点起煤油小灯,搞起了地下工作,土林和黄树连同学在革命过程中过早的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再也没能够和我们一起回忆过去有点荒唐的岁月。万红你还曾端着小油灯对我神圣的说,阿军,这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们一起努力,革命一定能成功。果然三十年后的现在,许多同学都和万红一起革命成功了,拥有靓车美女功成名就。只可惜阿军当初有眼无珠没有跟万红混革命……现在后悔无益,我们二班可怜的只留下阿军,胡志红还有李清芳几个人,每天都在泥水之中做泥水……
李清芳你还记得吗?你坐在我的后面,三年同学你是阿军唯一说过话的女生,你问我,阿军你干嘛老是低着头?我很小声的回答说,看一下有没人掉钱。你当然不会信,因为我自己都不信。其实是我当时太自卑了,那时我家太穷了,有一位亲戚送我家一些旧衣服,有一件我能穿却是女装,我别无选择的穿了那件女装去读书,要命的是我穿的女装衣服跟田昆玲堂姐好象是田碧玲的衣服颜色款式都一样的,现在想起来阿军都还脸红尴尬。清芳你说阿军能抬得起头吗?
谭远发你还记得吗?我和李玉清跟着你和酒西施翻越学校后面的青藏高原去到香格里拉的隔壁角石村你家,路上我们都不敢跟酒西施说话,当然酒西施也不跟我们说话,就这样我们跟女生很近,却紧张的连屁都不敢放。老谭你给我们炒腊肉吃,那时候的腊肉真的香啊!吃得我和李玉清两人满嘴流油,连做梦都想着再去老谭家蹭饭,谭大厨下次有机会记得给阿军炒个腊肉好吗?流口水了……
 祥哥你也是否还记得?我和你一起守宿舍,就几个破木箱子也值得我们守一个晚上,你用一元大钞买了一大堆零食来与我分享,把阿军我感动的泪流满面,阿军我在心里一千遍,万遍的感谢党,感谢毛主席,哦!错了,错了,是感谢祥哥,感谢祥哥与我分享那丰盛的零食。
班长你还记得吗?晚自习的时候,阿军我一喊班长,你就说,去吧。你就知道阿军尿多,叶老师为了让我们多读点书,规定土匪强和我们几个人上夜课去尿要向班长你请假。那时的班长你就已经很帅,帅得都没有女生敢跟你交朋友,不过,好象我们男生都没女朋友。
落阳叶你那时就已经多才多艺,你用刀子在一节竹筒上刻一大肚子和尚,不对,应该是一佛像。你还写毛笔字向徐老师请教,徐老师直夸你的字有风格,你还为我们宿舍的人表演气功,那天中午,你让我们看你的肚子,然后你就运气,运气,再运气,突然你僵硬的往后倒,头磕到自来水管上,你的头起了个大包,疼痛让你醒了过来,你摸着后脑勺迷惑的说,有鬼,有鬼……我们立马如同惊弓之鸟冲出宿舍……后来你给我们一个科学的解释,你说是运气的时候不小心气走小肠,幸好头磕到水管疼醒了过来,不然就走火入魔了……大画家现在还玩气功吗?是不是太危险了?还好没走火入魔,不然到哪里去找大画家你的虾?想起来都后怕。
我们常爱说自己不是一班的,因为我们真的是二班的,我们二班的同学真的是多才多艺,老聪和叶向群善于唱歌,船长肥哥善于跳舞,黄志平会朗诵,肥哥在学校的文艺表演节目中跳起超高难度的的士高舞蹈,顿时迷倒台下一片女生,欢送声不断,荣获文艺舞蹈一等奖,老聪也是超厉害,把故乡的云唱得无比的沧桑,那震撼人心的低嗓颤音感染了每一个,连老师们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双眼饱含泪水……我们的老聪理所当然的荣获歌唱一等奖,叶向群也是有料,指挥我们班的女生合唱三月里来是春天,居然也获得了三等奖,叶向群还独唱南屏晚钟,也为我们班收获了二等奖,黄志平也很争气,朗诵毛爷爷的诗词,好象也有名次,我们二班虽然不一般,但是也有很臭的时候,有一次一万米长跑比赛,叶老师点将,丁胜,罗庆荣两人带队参赛,结果我们二班输的惨不忍睹,其实比赛场上输赢都很正常,不可思议的是丁胜和罗庆荣带队在赛程半路上躲了起来,比赛比成躲猫猫了,你说奇怪不奇怪?丁胜,庆荣你们是不是被一班的人收买了?玩起了假跑,开了个国际玩笑。下次聚会,女同学们,你们一定要代表我们二班向丁胜庆荣两位问个明白,也一定要丁胜,庆荣给我们二班同学一个交代,你们怎么就假跑了呢?
我们男生有很多都相互打过架,也只不过是为了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不值一提,值得一题的是戴朝冠跟一位女生来了次混合单打,那位女生好象是姓黄,家住大肚岭,那女同学与戴朝冠从语言交流升华到肢体接触,从而亲密的深度了解对方,在阿军的注视下你们略带羞涩哟定从此不罢休……放学千万别从她村里过,肯定不会放你走的,女同学牵肠挂肚幽怨的对朝冠说。可怜的朝冠同志果真放学不敢从大肚岭过,绕大路长征回家……朝冠,阿军记性还可以吧?只是我忘记了那女生的名字。
最伟大的是拇指,是拇指让他纯洁的少女之心,指引我们男生走向成熟,李爷爷和阿忠古看了拇指纯洁的少女之心两遍,突然开悟,明白世间爱为何物,两人都匆匆忙忙亟不可待的跳入爱河,双双抱得美人归,成家立业,为我们班同学立了个好榜样,真的可喜可贺……
最后再次感谢拇指纯洁的少女之心给我们留下有颜色的回忆。我们都将要老去,留下的也将只有回忆。

8
[上一篇] [下一篇]驼背父亲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