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TOP

年过得闹热哈
[ 录入者: 2496786545 | 时间: 2015-07-15 05:13:02 | 作者: 曹福章 | 来源: 曹福章文集 | 浏览: 565次 ]
 年过得闹热哈
      作者 曹福章
年迈着欢快的脚步,穿着新衣,戴着新帽,含着微笑,扭着腰姿,怀揣着甜甜的祝福,婀娜多姿而来。年过得闹热吗?这句问候语是我们整个川东北地区过新年时的见面语。后面的回答是:年在你那里哟!表达了人们之间亲切的问候,以及相互之间美好的祝福!
每一个地方都有一个过年的风俗习惯。我们四川南部县升钟湖上边过年,先准备杀年猪,因为屠工在腊月23之前就要封刀忌杀。如果腊月23还不封刀忌杀,就怕灶王菩萨上天去玉帝那里告状,以短阳寿。接着是煮醪糟,看谁家的醪糟煮的好,味道甜,颜色鲜。如果谁家的醪糟煮酸了,颜色发黄或者发暗,标志着今年一切都不顺。腊月22必须打扬尘,把屋内的灰尘都打扫得干干净净,特别是厨房。因为腊月23要敬灶,家家户户都要准备丰盛的果品,点灯上香,烧黄纸,祈求灶王菩萨上天在玉帝那里多多美言,以庇佑全家人身体健康,心想事成,财源滚滚,大吉大利。
接下来几天就是忙着打阳沟,熏豆腐干,煮醪糟,炸馓子,上坟,置新衣服。农村都有一个习惯,那就是立春过后就不能动土。在进了大寒就可以打阳沟,出了大寒,也就是立春过了就不能动房屋四周的土了,动土老人们就说是怕动了山杀,动了山杀家里就不顺利。腊月29日是采购年货,挂红灯笼,粘贴对联,准备好树疙瘩,大柴之类什么的。一家之主的男人在腊月29这天忙碌着收钱,给全家老少添置新衣服,和准备好零花钱,压岁钱。女人呢则忙着过年的柴米油盐,和家中的摆设卫生。腊月三十下午,一家之主就会把买回家来 的一叠叠白纸,平放在桌上,用现在的人民币或者银元之类的赶印钱。先把纸币或者是银元在嘴上哈口气,再放到白纸上去赶印,一边印一边口中念念有词:“一印千层皮”。印好后带着妻儿老小去给祖宗烧钱,上香,叩头,口中一边祝福祖宗在阴间过得好,一边祈求保佑活着的人平安健康,幸福快乐!晚上,一家人早早的吃了饭,在灶屋摆上供品,点燃蜡烛,烧着一叠叠纸币,口中念念有词,欢迎灶王菩萨回来。一家人烧起一大堆树疙瘩的火,换上新衣围城一团守岁,父母们把准备好了的压岁钱一一分发,等待着新年的到来。睡觉前一定要烧水洗洗脚,洗洗膝盖,摸摸膝盖。传说三十晚上洗了膝盖,无论你走到哪里,都能赶上吃活,有一种神秘,就像算命书中所说的:“衣禄”。这种神秘一直延续一直延续••••••
初一天刚刚朦朦亮,一家之主就会挑着桶去抢井水。水预示着新年的财源,谁家挑的多就预示着谁家今年的财源好。因此最热闹的就是水井那里了,常常是熙熙攘攘,摩肩接踵。一家人喝过醪糟后,就会跑到房屋前后的坡上去拾柴,每人通常是去两次,第一次拾回来的柴,放到厨房,标志着进财,第二次的柴是放到篝火上,既有财源广进的意思,也预示着辟邪,逢凶化吉!煮面条的时候,首先是主妇下面,面下锅后要向一个方向摆动,不能左右或者四处摆动。这是预示着小麦和谷会顺着一个方向,不会遭受风袭击,不会被冰雹打掉,以免影响收成,预示着风调雨顺。大人们便忙着准备午饭,我们则把压岁钱一次一次反复的数着。初一的饭菜一般都准备得特别丰富,一般要把初3初4的菜准备好,有些地方还要准备到初七,吃饭吃菜的时候都要说:吃不完!预示着年年有余。那时候没有现在这样丰富的饭菜,记得我们家十口人只有一种饭。母亲把红萝卜切成片,再切成条,然后剁成米粒大小,切上一截大约五寸长,金黄色的猪大肠,从丑陋的油罐倒出一些涩吧吧的棉籽油放到锅里,油温起来了就把猪大肠放进锅里按,油烟嗤嗤的扩散,香气弥漫着整个屋子。我们会搬一个小木墩,站在木墩上踮起小脚翘望。嘴巴不时的拌动。
初二的时候大家就可以相互出门拜年,有地方称:出门,或者窜门。新婚夫妇背着刀儿菜,出门给双方的亲戚朋友拜年,挣礼钱。现在不再背刀儿菜了,全是礼品。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年过得闹热哈!对方回答:年在你们那哟!小孩子们在一起相互嬉戏,相互追逐。比一比谁的衣服新,比一比谁的压岁钱多。我最想去我舅舅家了,舅舅是个理发匠,每当我们去时,舅舅就会站在院坝边,笑呵呵道:“鸡公大的客又来了!”我们听着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舅舅都会让舅母给我们烧一碗醪糟,吃着馓子。然后自己进厨房张罗午饭,那时的幸福和快乐莫过于此!
年过得闹热哈,这句口头禅从正月初二开始拜年,一直到正月闹花灯结束。正月十六,家家户户都忙碌着打索,一是农活犁耙上的两根莎草或者是一种麻搓成。寓意是拴年,像过年这样快快乐乐,喜气洋洋,幸福和甜蜜长长久久!
年过得闹热哈!这句简单而又亲切的问候语,随着一声声祝福进行交流;随着一道道家常菜入味;也随着岁月周而复始,形成了一种川北的独特文化!这种文化就像川北人待客的醪糟那样酣醇,像待客的馓子那样香脆!就像是年自己一边小口喝醪糟,一边大口咀嚼馓子,那种酣醇和香脆,随着岁月的年轮一圈一圈扩散••••••




     曹福章四川南部县升钟湖曹家窝人,中国共产党员,农民。南部县作家协会会员, 世界汉诗协会理事 中国升钟湖文学艺术研究会副秘书长 中国乡土作家协会理事 世界华人华侨艺术家协会会员 等 已在《星星诗刊》 《榆次市报》 《攀枝花日报金沙水拍.》《东方文学》《袖珍文学》《业余作者》《固守诗集》《观澜河》,《升钟湖农民诗文集》《中国诗典.》《中国农民工诗选 土地上的诗庄家》等发表作品。



12
[上一篇]烩面情 [下一篇]燕分飞

评论

我来说两句
帐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