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TOP

[ 录入者: 13435100767 | 时间: 2017-03-06 20:51:12 | 作者: 曾集军 | 来源: 原创 | 浏览: 269次 ]

本人经常在建筑工地与工友们吹牛说,阿军我不抽烟不喝酒……国家好男人的标准,就是参照阿军我而订制的……不曾想阿忠古老同学,除了陪老婆跳广场舞之外,还陪看花千骨……立马就把我羞愧的无地自容,把阿军完美的pk了。我服了,真服了,阿军我很努力才自认国标,阿忠古同学却已世界标多时了。看来本人真是做的不够好哇!要向老同学阿忠古学习,向世界标准迈进……
阿忠古说他怕老婆,我也深有同感,并感同身受,真的有不吐不快之感……
有天老婆问我,你怕不怕老婆?我说怕,就象老鼠见猫一样。老婆猛一站起来,啪一声,手拍在桌上大声说:我老公怎么可以怕老婆?不可以!我立马站起来也拍着桌子大声说:笑话!阿军顶天立地会怕老婆?我一巴掌拍死她,宁愿守活寡、是吧?怕老婆也太、太、太没出息……
老婆满脸通红,拍拍我肩膀连声说:好!好!好……然后满意的醉了,我知道老婆是甜酒喝多了,真的醉了。二秀同学酿的女人红甜酒,真是不喝不知道,一喝吓一跳。看着老婆红红的脸,心满意足的睡去。阿军也真是的,都几十岁人了,就会拍老婆马屁,如猴般,给个竿就能往上爬……
说起二秀同学酿的女人红甜酒,我想起双合水同学聚会那天,家鹏和吉古端着二秀的甜酒跟我说:阿军,二秀的甜酒不简单阿!五百年前,仁化北门派的美女掌门,因为女人红甜酒的酿造密方,被康溪恶人谷四大恶人,从四川娥眉追到仁化丹霞山。江湖上也因为传说中的酿酒密方,恶人们彼此相互猜疑、进而相互撕杀。仁化顿时腥风血雨、伤残无数……最后美女掌门为了保密把密方吞进肚子里……四大恶人获知后,把美女掌门围困在丹霞山景石岩的尼姑庵,八八六十四天后,美女掌门絶望了,喊着口号凄美的一跃而下,落入锦江之中羽化成仙,留下秀丽身姿长眠锦江河伴。家鹏说完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睡美人景点。
我沉醉于家鹏和吉古的故事之中……良久才问,你俩是怎么知道五百年前的故事?不会是骗我吧?
原来家鹏和吉古五百年前在丹霞山别传寺当小和尚,那天俩人又刚好奉师命去锦石崖尼姑庵借盐做斋菜,不小心就目睹了尘世间的恩怨情仇……
美女有喊口号?我好奇的追问道。家鹏说好象喊了句,革命万岁吧?吉古不客气的踢了家鹏一脚说,你这官迷,五百年前那有革命这词?开会开多了是不?家鹏说好象是喊了一句,不过都五百年了太久记不太清楚了。
奇怪,你们能记住五百年前的事?我半信半疑的问。吉古说两人曾下苦功多读了几遍经书,所以残存一些记忆。还记得大恶人脸上有个痣,身强体壮,身材嘛就跟志强差不多……家鹏说,啊军,你把我跟吉古说故事整理一下交给我。我连忙拒绝,不是我不帮忙,问题是阿军不会写。阿军要是会写的话,还用在工地做苦力吗?家鹏说我录音了,你照着整理一下就行了,屁大点的事。我说家鹏你自己写,你有文化,有时间又经历过,对吧!家鹏大声说:你以为我做局长容易啊!天天开会,还要忙里偷闲,摆点谱给手下兄弟们看,吉古也是天天在忙好彩国际美国上市的事,你以为吉古CEO好做啊?日忙夜忙还要防着老板娘!真的,家鹏说得对,同学们都不容易。
吉古是不是包、包……家鹏赶忙捂着我的嘴说:包你个头啊!吉古要是闹了徘闻,影响美国财团认购好彩国际的股票。唉!没文化真可怕……
还好!同学们都聚精会神的打着麻将,没有注意到我们的谈话,吉古紧张的左右望了望,确定没有走漏风声之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然后宽容的摆了摆手紧张中带着结巴的对我说:没事,真没事,哥我什么风浪、浪、浪没经过……
家鹏接着说:阿军你好好写,写好了,我叫二秀送瓶女人红甜酒给你。吉古也说啊军,认真写,买年货时到好彩我给你八折。阿军我没什么大毛病,就是有点爱贪小便宜。我忙问吉古八折后还有没礼物送?吉古大方认真的说真货一分钱都不能少,假货可以送点小礼物,不过要老板娘不在店才行……
麻烦了,我不认识吉古的老婆,好彩的老板娘。我不无遗憾的说。吉古说:好办,表情严肃坐着数钱的就是我老婆老板娘,满脸含笑跟屁虫一样的是导购。我说好彩那么高档也有假货?家鹏忍不住说:切!没假货吉古的大奔别墅那来的钱买?去抢啊!吉古说:假也要假得有水平嘛,我的xo洋酒的口感就跟真的一样。家鹏笑了笑说:xo全国才十支八支正品,拿什么来对比?也是的,吉古的仓库就有百多箱xo洋酒,还经常卖断货,没办法大家都爱面子,连收破烂的老板骑个脚踏三轮,都手提xo洋酒打着领带。哦!是不是离题了?
话说当年四大恶人见美女羽化成仙后,受了感化,从此金盆洗手,痛改前非,专做好事,突然间的反差,惊的左邻右舍的叔婶都以为大当家志强是不是吃错了药。土匪们帮毛四阿婆收谷子,也帮邻居李大爷的牛从菜地上牵回来,总之,把我们小学作文写的好人好事,都做了N遍之后,恶人土匪们的好运来了,那天观音下凡到夏富遥山,周祖光同学的村里,土匪们也凑巧闲逛到遥山,村里正好有一头祖光同学养的老母猪难产,急坏了年轻的兽医,忙前忙后,一会儿说要剪刀,一会儿又说要钳子,又说该送医院,又说路远路况太差难走,最后满头大汗的下定决心说:输血动手术。土匪大当家志强那天可能是喝多了,也可能是好事做习惯了,二话不说伸出手大声说: 抽我的,我的O型血,国际通用,三当家广武也伸出手说: 3G,4G移动生物联通,二当家智多星军师滑哥和四当家庆荣也都争先恐后的伸出手,场面是相当感人,把老母猪都感动的泪流满面,用微弱的声音说Apple,Apple,Apple……三当家广武反应快说: 老大,猪嘛说你的苹果7,志强磨磨叽叽的掏出上个月,在旧金山旅游时抢购到的苹果7,老母猪摇摇头说牛顿,牛顿,牛……二当家不亏是智多星军师立马明白,大声喊,苹果定律,牛顿苹果定律,初中田主任教我们的万有引力,把猪头抬起来,对!抬起来,再抬高点,猪屁古向下,终于,小猪在军师滑哥的指挥下,利用地心引力的帮助,顺利降临地球。老母猪也满意的点了点头。故事写到这里出问题了,老母猪怎么会说话?老母猪又怎么知道我们至今都还不太懂的牛顿苹果定律?我得打电话问下家鹏,是不是他和吉古搞错了?
电话里家鹏不耐烦的说,你照录音写就是了,错了跟你阿军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当时观音菩萨也在现场,不信你问她去。家鹏可能是打麻将输了,平时都很有耐心,性格特好的一个人。家鹏也是为难我了,世界那么大,我去那里找观音菩萨?再说观音菩萨那么忙,不是我们想找就能找到的,对吧?我左思右想,决定打个电话给北大生物生命学院的特级教授李水莲,我们也是三十年没见面的初中同学,那天二当家娶儿媳水务酒店摆酒,我有幸跟她一桌,教授就是不一样,李教授没有因为阿军我是农民工的身份,依然很客气的双手递给我名片,还客气的说老同学请多多关照。我心里明白农民工能拿什么去关照著名的教授?不过话听起来真的很舒服。给水莲教授的电话打通了,李教授说啊军你算找对人了,早几天老院长因为许万红说了一个三流的黄段子,笑着笑着,一口气没缓过来心机埂死去世了,现在我跟万红是这方面的权威,猪能不能说话,能说多少话,由我跟万红说了算。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笑也能把人笑死,要不是亲耳听水莲教授说的,打死我也不信。
说起水莲和万红,那年高考一个清华一个北大,把全仁化都轰动了,就连县长都沾了光,提拔成书记。书记大手一挥仁化放假三天,吉古也真是商业奇才,在好彩超市门口拉一广告,我同学高中,好彩礼物免费送。乖乖!天上掉陷饼,顿时,好彩门口建设路人山人海,交通堵塞,五分钟不到踩死了八条宠物狗。吉古慌了,购物人流失控了,马上打电话给拇指求助,拇指在银海集团做保安部长,手下有几百号兄弟,黑道红道都有点名号。拇指要是在旧社会肯定也是土匪头。拇指手持电棍带着兄弟左打右劈,很快维护了秩序。仁化是小县城,父老乡亲们的素质也真是有待提高,要买东西你们排队啊!你们以为真有东西送啊!商人的话是可以信的吗?人家吉古是有条件的,买够一百块钱送一鸡蛋,还是饲料蛋,买够一千钱块送一鸡,当然还是饲料鸡。就这样吉古赚了人生第一桶金。不可思议的是吉古超市搞卫生时扫出了几麻袋客人购物时弄丢的拖鞋,可见当时的情形跟春运的火车售票厅有一拼。卖了废品拖鞋刚好够拇指兄弟们吃一顿宵夜。只是可怜那八只宠物狗,都睁大双眼,死不眠目啊!吉古那几天真是赚大了,睡着了都在梦里笑醒,钱太好赚了不是吗?水莲跟万红也真是有才,读初中时就很有名气,校长接见外宾也总是水莲,万红俩陪同,我这俩同学的外语真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历害到洋人都哭着喊着要拜师学艺。校长是路军的老爸,没过多久也连升三级,调任韶关市教育局,副局长。昨天路军还在微信中说她也沾了水莲,万红的光。她老爸工作出色,职位提升也有水莲,万红的功劳。路军随着老爸局长直接成为城里人,从此过上牛奶、面包、弹刚琴的生活。每天都象活在小说童话之中,幸福死了。
水莲在电话中跟我说:阿军你也读了初中,也算是有文化的人了,有文化就要相信科学,猪怎样可能会说话?我跟万红带着八个慱士研究生,参加了863国家工程中的动物语言课题,经过三年的刻苦研究攻关,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三篇论文,荣获国家科技三等奖,我们用最先进的X光、CT,磁核共振,从猪的里到外,都仔细的分析研究,猪的骨头密度,喉咙结构,脑电波,以及行为习惯都不支持猪开口说话。家鹏也真是的,局长不好好做,管起猪说话来了,不象话对吧!今天家鹏同学说猪说话,明天吉古同学说鸡说话,那国家还要我和万红这些权威干什么?我们一群科学家忙了三年,白忙了?国家投的五千万科研究经费也白扔海里去了?最重要的是把我跟万红做的事抢去了,干脆我俩带的博士研究生也给家鹏,吉古带得了。我跟万红也干脆到王府井摆一地摊烤红薯算了,不像话!阿军我跟你说,我跟万红从初中到清华,北大读了十几年书,也死掐了十几年,多年死敌成知己,都不容易啊!现在他任职院行政主任,我主管政治部,也是小主任。我们同是正处级干部,也就和仁化县书记平级,小官,小官,都不好意思题……
家鹏说猪说话的事,观音菩萨也在现场,不信可以去问观音。教授就是有文化,一句接一句,我也不敢冒昧打断,水莲可能给博士上课上习惯了,不小心把我当博士上起课来了。我终于找个空档重复了一句家鹏说过的话。
观音菩萨在场啊!观音菩萨真的在现场啊!水莲连问两句。
家鹏说可以用手按在毛选上发誓。这句话其实家鹏没说,我骗水莲的,他们党员都信这一套。
这样子啊!这样子就有可能……教授的口气明显软了下来说:阿军,有观音菩萨在,猪就有可能说话,我不是跟你说过院长被万红笑话整死的事吗?其实万红整死院长是为了上位,跟万红死掐十多年,他一抬腿我都知道是拉屎还是拉尿。老同学万红看上院长的位置都好几年了,瞒得了别人瞒不了我李教授,万红明知院长心脏不好,受不了大喜大悲。还整一黄段子,不是明摆着要院长命吗?典型的高智商犯罪,不过我们都是同学,所以我不会说,你也不会说,是吧?老院长刚死,第二天新院长就坐国家最新五代战斗机歼33,从西藏一小山坡起飞后,空降北大生物生命学院的球场,一个放羊倌小学都没毕业,普通话都不利索的农民,说实话阿军,连你都不如的一个牧民,就任国家最高学府的院长,正厅级干部。万红是连死的心都有,好不容易把病央央的老院长整下去,又来一身强体壮的还是个牧民。万红也真是机关算尽羊倌得利。气不过闹情绪,早几天请了病假,香格里拉疗养去了。万红闹情绪我可以理解,老院长夫人也闹情绪,说院长是上班时间去世,算工伤得评个烈士,非葬八宝山烈士墓不可。老同学你是不知道,我一个学院的政治小主任的官,在北京比芝麻还小,那能做主啊!没办法只能写一申请试一下,不曾想还真的批下来了。你说怪不怪?这年头很多事没法解释,超过了科学知识范畴。我们也是后来才知道新院长有一女儿,象你说的观音菩萨一样,能量巨大。她一乡下女孩没文化,来到北京找不到工作,因为她家乡产藏獒,也养过,所以有一藏獒训养场收留了她。后来听说藏獒不流行了,训养场也倒了,她听别人说月嫂好混,她也去培训了几天就阴差阳错的跑到中央三号首长家里,伺候首长三月大的小祖宗。她也是有才,自己都没生过小孩,硬是把小祖宗养的肥胖胖的,人见人爱。最要命的是一不小心把小祖宗养成藏獒般的忠诚,除了小保姆谁给的东西都不吃,连自己的亲妈都不给面子。就这样小保姆新院长的女儿慢慢的就抓住了首长的命脉。有一天小保姆看见小时候流鼻涕的老乡,在北京收破烂都开起了大奔,受了点刺激之后想起老爸放了一辈子羊,盘算着给老爸整一官做做,要做就做首长大的官,好好的给家乡人和自己争点面子。小保姆也是胆大,敢跟首长摊牌。首长笑了笑说:是不是电视看多了?什么年代了吗!我们是法制社会,懂吗丫头?首长的确看走了眼,丫头不但懂,还留了一手,果断的留下联系方式,辞职走人,还说什么世界那么大,丫头要去看一看。
三天后首长的麻烦来了,小祖宗三天滴水不进,要不是打吊瓶早就脱水了。育儿专家来了一批又批,最后连洋人心理学家都来了,还是没辙。最后首长的秘书想到一招跟丫头合作。给她爸一正厅级干部职位,就是我们院长的职位,秘书还小声的说:派一战机把丫头他爸两百米空投下来,两百米降落伞跟本就打不开,下来百分百是那个,那个的了,人都没了,还有厅级干部什么事对吧?首长不露声色的对秘书伸出大拇指。就这样我们的新院长还在西藏的某山坡放着羊,直接就被国家最先进垂直起降的战机空运北京执行空投,飞行员每天都没完没了的训练,总想着有机会执行任务,顺便立点三等功什么的,好有点奖金,北京的房子也真是太贵了,飞行员也想有个家啊!没办法,和平年代嘛!好不容易有一个任务,却是空投一土帽放羊倌,飞行员来气了,控制塔分明说两百米空投,偏偏故意说听错了,来个两百里空投,同学们!两百里差不多到太空了吧!放羊倌,我们的院长死活不肯跳,眼见飞机快没油了,几个飞行员一咬牙把放羊倌扔了下来。其实这几个飞行员的恶作剧救了院长一命,最起码救命的伞有足够的时间打开啊,对不对?倒是苦了我们师生,说好上午十点球场迎接,太阳晒都不说了,那脖子仰了两小时才看见芝麻大点的院长慢慢的飘下来,我脖子至今还痛,可怜的院长同志,惊吓的裤子都尿湿了N遍都还不舍得扔掉手中的放羊鞭,大概是把放羊鞭当成救命稻草了。我们院长奇迹般的创造了最高,高空跳伞,相信也是全世界绝无仅有,未经训练直接空降的第一人。并且落点绝隹,刚好落在主席台上,你说这不是天意吗?所以阿军你一提到观音菩萨,我马上想到院长女儿是观世音转世,能把一切不可能变成可能。对吗?阿军?老同学不说了,常联系啊!手肿的历害,拿电话都痛。没办法啊,新院长就职典礼,为了给领导留个好印象,一不小心把手拍成馒头样,事后才钻心的……挂了,再见!    
我这老同学真有才啊!连说了两小时还不带标点符号。估计给博士讲课都不用打草稿,而要命的是,我拨的可是北京长途电话啊!完了!完了!这星期的加班费就这样被报销了。也不知道家鹏给不给报电话费?我算是明白了,猪说不说话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观音菩萨在,有观音罩着,麻事都没。
原本作恶多端的土匪们死后是要下地狱的,观音大手一挥,五百年后的太平盛世 ,土匪们依旧投胎仁化康溪,志强匪性难改,平日花酒麻将不断。二当家滑哥依旧聪明能掐会算,把仁化的战略要地都霸占完了,那天二当家不高兴了,估计高速路和铁路都不用修了。三当家广武,一个人管理现代化的养猪场,成绩有目共睹。四当家庆荣也不知道做什么,反正宝马,大奔轮着开……
昨天,家鹏来韶关开会,我和吴平道应家鹏的邀请,在谭远发的饭店小聚。我跟家鹏说差不多写好了,可是家鹏苦笑着说十八大了,写完了也没用了,原来二秀的女儿红甜酒,按他们的计划是要打进丹霞山,每位游客送一瓶,当然门票加三十 ,你想一下,丹霞山每年上亿的游客,几十亿的生意,唉!我们策划很久了,算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阿!十八大三中全会开了,现在给官股也没人敢要了!丹霞山领导的意思是找人编个酒的故事,故事中溶入丹霞山的景点,然后炒作一下,当作丹霞山的酒文化遗产,然后……为了你写的故事,滑哥和吉古编了好几个晚上,真的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不过我刚才跟二秀,吉古还有滑哥他们通报了十八大的主要内容,吉古说丹霞山这条路走不动了,干脆召开董事会,讨论女儿红甜酒上深圳的创业板……
我知道二秀的女儿红甜酒非同一般,不知道的是同学们大都已入了股,那可是原始股啊!而阿军我却还朦在鼓里……

(曾集军,韶关市仁化丹霞车湾界江农场15089850370)

12
[上一篇]《檀香山》(转自《鸭绿江》2017.. [下一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Top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