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TOP

[ 录入者: 13435100767 | 时间: 2017-03-03 20:13:50 | 作者: 曾集军 | 来源: 原创 | 浏览: 261次 ]
昨夜,迷迷糊糊之间一位神彩非凡的老头,飘飘然的来到我的面前说,帅哥,你叫阿军,对吧?
我迷惑且警觉的反问,你怎么知道我叫阿军?
现在的骗子多啊!什么富婆重金求子,什么产品推广三等奖……我也真是被骗怕了的,很多时候,我都不得不怀疑自己亲眼看见的东西,就象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一样。
我不但知道你叫阿军,我还知道你的上辈子,五百年前是名高僧,你是我的师兄,我们一起在南华寺修行……我一边听着老伯深情诉说,一边告诫自己,冷静,别上当,千万别上当,再往下说,可能就是……
老伯突然停止述说。那双眼睛威严的盯看着我的视线,仿佛已经看穿了我心思中藏着的戒备,我红着脸,尴尬如同做错事般,亏心的躲着他如刀尖般的目光。
师兄啊!你要相信我啊!我不但知道你的前世,还知道你的今生,不信你可以试问一下,真的,问什么都可以的。
我想,他大概掌握了我的家庭情况,如果要问就问远在天边的故乡梅州,姑姑家的情况,我拿定主意问。
你说我姑姑有几个小孩?
你姑姑命苦,前世拿扫把赶了化缘僧人,今世得报应。她有一儿两女,大女儿早嫁离异,育有一子,要你姑抚养,二女嫁人后早死,也生一女,也是要你姑抚养,你姑儿子犯了法进监狱,也有一未成年的女儿,还是要你姑抚养,你姑丈前年中秋节的前一天去世,你姑姑真的命苦,你姑丈生前常打骂你姑姑,现在你的表弟也经常凶你姑姑,师兄你继续问,问你知道的,免得你不相信我的话……
姑姑真的被他说对了,姑姑心底善良,勤勤恳恳,只是说话有点二,故所以,常被脾气暴躁的姑丈修理。表姐也是不地道,现代的社会,感情不合,离异无可非议,但是,生了孩子,你要养啊!养不起,还可以亏心的自私点,推让给孩子他爸,对不对?偏偏自己又舍不得,拼了老命,争来抚养权,可气的是,一年不到,自己拍拍屁股,嫁人去了,把小屁孩扔给了姑姑……姑姑一把屎一把尿,好不容易把小屁孩抚养长大,可能是小屁孩在成长的过程中,缺少了父母的关爱,性格极度内向,在十五岁那年,精神崩溃了,为此姑姑没少受表弟的责难,表弟常说是姑姑的责任。说小外甥是姑姑调教成这样子的,平心而论,姑姑当然有责任,也有可能是姑姑能力有限,言传身教也可能有不恰当的地方……但是,全怪姑姑我认为是说不过去的。表弟对少年外甥下了N遍的逐客令,要外甥去他老爸家,并严令姑姑不得再收留他。姑姑含泪送走外孙,然而,几天之后,外孙又被他爸踢球一样踢回来了……总之,小外甥真的象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的确,一个有精神病的半大小伙,谁要啊!再加上没有感情基础,要接受他,真的可能会有一定的难度。
有一天上午,沉默寡言,内向的外甥可能是受了点刺激,也可能是为了报复赶他走的舅舅。做了件轰动县城的大事。邻居家有一名几个月大的婴儿,外甥趁邻居嫂子上洗手间的空隙,把婴儿偷抱了出来。
唉呀!不得了啦!邻居嫂子拉泡尿的功夫,床上的婴儿就不见了,嫂子立马,顿足锤胸,高声呼喊,宝宝不见啦!宝宝被偷啦!一瞬间,左邻右舍都闻声赶了过来,赶忙掏手机报警,略有威望者,立马分工,吩咐张三追村东大路,李四追村西口乡道,王麻子追南边小路,曾剃头追村北山路。一时间人心惶惶,鸡犬不宁。期间,不断的有人自发加入寻找婴儿队伍,德高望重的长者,还不断的用电话呼叫在四周做零工的乡亲们,放下手中的所有工作,就地设卡围堵。都是乡里乡亲的,有难帮忙都是义不容辞的事情。况且都还沾亲带故的……    
几乎近似人手一部摩托车的乡下,顿时,摩托车的引擎,吓得鸡飞狗跳,那场面象极了现场版的鬼子进村,紧紧张张,沸沸扬扬……年青小伙有意无意的秀着车技,有原地转弯调头的,也有突然起动,把前轮吊起然后有惊无险的扬起一阵尘埃……
慢点!慢点!长者不放心的大喊,大伙要注意安全啊!上午的阳光火辣辣的照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每个人都烦操的破口大骂小偷不得好死,心里面都为几个月大宝宝,暗捏一把汗。在家的老太婆也颤抖着洗洗手然后上香,恭敬的跪求菩萨,四方大神,保佑宝宝,期望着宝宝能逢凶化吉,出门遇贵人……老太太一边虚诚的磕头一边念念有词。警察也没闲着,十分钟不到,就赶到现场,其中一位据说是警察局长,拿着对讲机不停的调兵遣将,大声的喊五公里设卡,十五公里设卡,三十公里再设卡……所有过往旅客带有婴儿者,一律登记留底,并拍照实时传送……
为了设卡,警察局长动用了手下三百多名警察……把县城大大小小的路口都设遍了卡。也许是老太太的恳求,感动了天地神仙……也可能是宝宝饿了,终于有人听到姑姑的老房子,传来宝宝的哭声。原来是小外甥抱着宝宝,躲在久没住人的老房子里面。警察隆重的把小外甥押到警局审问,小外甥一口咬定,是舅舅我表弟叫他抱的,乖乖!表弟可是吃过国家粮,有案底的人啊!表弟在警局也真是有口难辩,跳下黄河也洗不干净啊……还好的是小外甥有精神病史的事实。最终,表弟还是有惊无险。只是表弟那满腔怒火的表情,恐怕杀人的心都有了……
姑姑的二姑娘,我的表妹嫁人后,生了一女孩,故乡梅州普遍都有重男轻女意识,表妹也自觉不爽,为此矮人一等,表妹家婆盼孙延香火,故偶尔有冷言冷语指桑骂槐的讥讽,表妹气不过,一时想不开,喝了瓶农药,留下未足月的宝宝,跟红尘恩怨拜拜了!姑姑心善,舍不得男方将未足月宝宝送养他人的命运,既然姑姑舍不得宝宝,也只好自己抚养了,值得幸庆的是,小姑娘很乖巧,读书成绩也不错,最重要的是深得表弟的喜爱。表弟也曾多次在亲戚面前表示过,要供她上大学……
姑姑的村子,在城乡结合部,地少人多,絶大多数的家庭,都有过缺衣少吃的日子。也许是曾经被饿怕了的缘故,改革一开放,村里的能人辈出,做生意,收破烂,包工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些人更利害,出门没几天,就大把的钱到手。没过多久,姑姑的村里,富得远近闻名,到处都在建新楼房。姑姑村里的人们为了致富往往不择手段。原来,出门没几天,就有大把钱的人,只靠一个字,抢!表弟说,那时街上摄像头不多,北方城里人,根本就好象不设防,那时的工厂财务员,都是骑自行车到银行提现金,再给工人发工资……
表弟说,他们一般都有三,五个同伴一起合作,一人在银行里面找目标,一人负责骑自行车撞,另一个人拿起钱包跑。骑自行车撞的兄弟,还要负责拦住菜鸟财务,大声讲几分钟道理,好让自己人跑远一点,得手后,大家立马离开这座城市,然后回家瓜分胜利果实……
魔盒一但打开,后果真的很严重。最疯狂的二000年,村里几乎所有的年青人,都象表弟一样,随时都有被抓的可能。村里某人的楼房一旦停工,不用问就知道,一定是当家的失手吃国家粮去了。表弟也曾失手两次,第一次失手判了八年,据说,在里面表现良好,减了两年,实际失去六年自由。重获自由大概一年后,表弟致富的心又痒痒了,心痒痒的后果,是再度失手。因有案底在身,所以法官也就大方的给了表弟十年……
当表弟再次自由,与我喝酒聊天时,感慨的说:真的不能再走老路了,妈的!坑人的摄像头,满街都是,防不胜防啊!
看着三十好几的表弟,竟然有一半的时光失去了自由。我常在心里问自己,假如父母没有迁居韶关,那我是否会和表弟一样,为了发家致富而不择手段?面对举手而得的财富,我又能把持多久?或许,只有天知道了……
姑姑真的命苦,记得我初中毕业那年,父母可能是想让我历练一下,安排我独自回老家探亲,探亲结束的最后一晚,住在姑姑家,姑丈很热情的买肉酿豆腐来招待我,酿豆腐是我们客家人的待客名菜。姑丈的弟弟,刚好送了一套媒气炉子给姑丈,那时煤气炉是新玩意,姑丈用新玩意做菜,有可能是太紧张了,也有可能是心疼煤气贵,总之豆腐中的肉陷没做熟,席间姑丈热情的为我夹菜,我说肉陷还红,不熟,姑丈说熟了,姑姑也说不熟,姑丈立马举手,打了姑姑两耳光,力量之重,让姑姑左右摇晃,我被姑丈的举动吓呆了,姑姑泪流满面的哭着还不忘叫我吃多点菜,我低头默默的,不停的吃,感觉就象吃着一口一口的苍蝇,恶心却不敢不吃……懦弱的我,盘算着怎么离开,当姑姑打好水叫我洗澡时,我已经计划好了,我以找衣服的样子,整理好行李,当姑姑一家子以为我还在卫生间洗澡的时候,我已在夜色下,象贼一样逃了,逃到车站边的旅店,逃着结束了探亲之旅。
我常想起自己的懦弱,我对不起姑姑。我眼睁睁的看着姑丈打姑姑,却没敢吭一声,更没有为姑姑报仇。最要命的是,姑姑一点过错都没有,就算是有错也不能打人,对吧!姑丈,难道你就没听说过,打人不打脸吗?N年过去了,就算故事重演,我依然不知,自己该扮演何种角色……
姑姑,对不起!真的,非常对不起!姑姑,你还是,还是自求多福吧……姑丈好不容易,光荣的成为了地下工作者。但是表弟又接起了班,凶了起来。妈妈忧虑的劝着姑姑说:九妹,多吃饭,少说话,千万别管事啊……
妈妈是怕姑姑再挨打,妈妈不断重复的叮嘱,也不知道姑姑到底记住了没?按理表弟是不会打姑姑的,毕竟是自己的亲妈,对吧?怕就怕文化不高的表弟,不按常规出牌……
难道姑姑真的遭了报应?那僧人也未免太小气了吧?姑姑只不过是拿扫把,赶了他一下而已。姑姑就算是错了,也不至于受一辈子苦难的惩罚吧?佛家不是整天都说,以慈悲为怀吗?
你真的是什么都知道?那你说说我的往事?我半信半疑的问。
你六岁那年你们很多小伙伴一起在公共浴室喝过尿。你七岁那年,在小河边游泳,差点就被水淹死了,是你自己爬了起来,十岁那年生产队杀猪,你和邻居伙伴红华,用小刀偷了两块肉,熬粥喝了……
老头不紧不慢的把我带进童年,记得那时,村里是集体劳动,家家都很穷,全村也只有公共浴室是水泥地板,我们都爱在水泥地上打滚,凉快还不脏衣服。浴室的一角,放有一木尿桶,农村有用尿淋菜的习惯。桶里有一木勺,风干了的木勺看上去象很干净的样子。
谁敢喝口尿?不知道是谁,突然发问。
谁敢喝?谁敢喝?
你敢喝我就敢喝!
有种你先喝,大家七嘴八舌,议论纷纷,并相互质疑对方胆小。
我要敢喝的话你们也要喝!
不敢喝的变狗!一辈子变狗地上爬!不知道谁勇敢的说。
事隔多年,不记得是那个伙伴,首先勇敢的拿起,看上去很干净的木勺子……如同非洲过河的角马,漂亮的完成了带头的作用,小伙伴们在他的影响下,带着不愿变狗的惶恐,依次的拿起木尿勺子……
因为不喝尿的人变狗啊!我有时候想起童年往事,竟然怀疑自己,是不是记错了?
有一次遇到其中一童年伙伴,聊起过去,我特意问起,小时候的我们,是不是有喝过尿?同伴会意的笑了笑,接着点了点头。我记得自己没喝,也不确定自己是喝了,然后大脑有选择性的忘了。记忆深处有些画面很清晰,但絶大部份往事,都随着岁月,日渐模糊……
同伴们不愿变狗的勇敢,让我心生敬意,并自愧不如……就算故事重演,生性懦弱的我,能超越自我,勇敢一回吗?
记得小时候的我,超级胆小,同伴们都学会了游泳,在深水区游来游去,我还在浅水区,学习潜水。
有一次不会游泳的我和往日一样,在浅水区顺着河流往下潜水,当我站起来换气时,才突然发现水浸过了我的头顶,我拼命呼救,也身不由己的大口大口喝水,大伙都在尽兴的游,没人看见正被水淹的阿军,还好的是,极度紧张的我,还知道河岸的方向,我转身朝河岸方向,跨了几个太空步,然后自救成功,上岸后,我摸着圆圆的肚子,惊恐的对同伴说,我刚才被水淹了,大伙都笑着不肯相信,还以为阿军瞎吹牛。
后来才明白,不知道是那个挨千刀的,用炸药炸鱼,竟然在浅水区放一炮,硬是在浅水区炸出一大水坑,差点要了老子我的命。想想都还后怕……
老伯说我和红华偷了公家的肉熬粥喝了。说起来,还真的有点不好意思,不记得是过什么节日,村里杀好了一头猪,暂时锁在一间空房子里面,村干部打算回去吃了午饭再分猪肉,我和红华扒在窗口馋的流口水。要是手够长切一块熬粥就美了,我自言自语的说。
喔!我们能爬进去,红华兴奋的喊,木窗枝不知何年月断了一节,红华胆子大,站着我的肩膀从破窗子爬了进去,用削铅笔的小刀挖了两块肉,现在想想,大概也就半斤来肉,红华爸是喂猪饲料员,我俩就在饲料伙房偷偷的把肉熬粥喝了,可能是太紧张了,红华把盐放多了,虽然咸了点,但是那肉的鲜美,语言根本无法形容和表达。转眼四十年过去了,喝过数不清的肉粥,始终都感觉没有那次肉鲜的味道。晚上,猪肉被偷的事,传的沸沸扬扬,有说偷了几斤肉,有说偷了一腿……越传越离谱。我们只是挖了两小块,再说我们俩小孩,能吃下那么多吗?这件事让我从小就明白,流言不可全信。
我看着老伯,越看越象传说中的神仙。你是神仙?惊讶中带着怀疑的我问:我果真是你师兄?
可以算是神仙,其实叫佛更正确。师兄,我从极乐西方专为度你而来。五百年前,我们在南华寺有过誓言。无论谁有幸成佛,都不忘引度对方……
师弟说我是高僧,本应该得道成佛,西方极乐世界也应有阿军。无奈何阿军犯了色戒……
一位姿色平平的少妇,也就是我老婆的前世,到寺里上香,德高望重的高僧我,鬼迷心窍,色眯眯的盯着少妇隐私部位,让一直看好我的佛祖,大跌眼镜……
难怪老婆总是嚷嚷说我欠下她的东西有很多。想当年,我南华寺的香火,真是旺啊!香客美女多如牛毛,高僧我都坐怀不乱,一心修佛,尊着佛祖指引,期望能脱六道轮回,往生极乐世界……
要不是成佛的师弟告诉我,我怎么可能知道,五百年前,前世的我也曾荣耀的一挥手弟子云集……师兄,你要悟啊!当下是空,空即不生不灭,极乐西方,迷途路远,悟则刹那间啊!师弟耐心的对我说……
师父,你醒醒啊!师父,到时间了,该上班了,我睁开眼,看着唤醒我的泥水工徒弟。
哦!我是在做梦吗?真的是梦吗?
(曾集军20016.3,18。电话15089850370地址韶关丹霞车湾界江农场。)
12
[上一篇] [下一篇]做个好梦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Top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