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TOP

小城管之死
[ 录入者: 君永安 | 时间: 2016-08-03 00:02:33 | 作者: 沈永军 | 来源: 深圳文学 | 浏览: 388次 ]
 
   这几天天气热得像个大蒸笼,没有一丝风,闷得人们几乎透不过气来。晌午的大街上只有汽车在正阳这个小县城的街道上穿来穿去,小市民们大都躲在空调间里或者风扇下凉快了。街边树荫下的狗卧在地下伸出长长的艳红的舌头,呼呼地喘着热气。柏油马路仿佛冒着白烟,似乎一根火柴能把路面点燃。
    尹三开着四轮拖拉机,刚刚拉一车绿油油的大西瓜从乡下赶到县城,车上坐着他妻子凤英。尹三把车停在县城油厂的十字路口的马路边;凤英手扶着四轮兜的车帮,慢慢爬下车。她揉了揉酸痛的屁股,蹭了蹭几下坐得麻木的双腿,从裤腰里掏出掖着的毛巾,先给已经下了车的尹三擦拭满脸的汗水,然后自己也擦了满脸的汗珠。凤英把毛巾扭了扭,这条原本干的毛巾现在已经湿漉漉的,凤英把毛巾扭得麻花似的,有滴滴的水珠从毛巾上落下。凤英望望尹三,心痛地说:“三,我看着瓜,你先去到食堂吃点饭。” 尹三扭头深情地看看老婆,咧嘴笑了笑,说:“还没动称呢,吃啥饭? 你去吃碗烩面,我看看哪合适,开始卖瓜。不然城管来了,你又不会开车。”凤英开玩笑地说:“城管谁还不躲在空调间睡午觉呢?除了我们这些小商小贩,傻吊还往大街上跑哩。” 尹三想想老婆说的也对,嗨--,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尹三从老婆手中接过皱巴巴的10元钱,握着钱到十字路口的小饭店去吃饭了。
    凤英蹲在瓜车的一旁荫影里,捧着一个大胶壶,咕咚咕咚地喝着在家带的白开水。今年麦子收成不错,但是价格很低,除去化肥农药种子,基本没有多少钱赚了。庄上的男劳力都外出打工了。尹三往年也在外打工,今年不想出去了。他和老婆合计着贩瓜卖。为此,他跑了附近很多种瓜的地方。他了解到确山一个地方的瓜比较便宜,拉到县城,每斤可以赚4毛多。一车子瓜卖掉可以赚好几百块呢。在家总比到外面打工强,起码夜晚可以搂着老婆睡觉。尹三决定这个夏天在家贩瓜。
   尹三四十来岁,个头不高,黑黝黝的四方脸,壮得像头牛似的。尹三对老婆特好,可以说是百依百顺。但是,尹三在外面的口碑却是不咋滴。尹三有个驴脾气,谁惹毛他,他就给谁拼命。因此,庄上的人见了尹三都是笑嘻嘻的;他的驴脾气,大家都知道,谁给他一样呢。他说啥,别人都是随声附和,对、对、对--,是、是、是--。但是,尹三是个顺毛驴,谁要是顺着他,你请他干活是卖命的。好的时候,甚至恨不得裤子脱给你穿。凤英知道尹三的驴脾气,因此什么事都顺着他。年轻的时候,的确也挨了不少尹三的暴打,后来,学乖了。尹三说啥都是对的,以柔克刚,是对付尹三的最有力的武器。尤其夜晚,给尹三以满满的柔情蜜意,尹三白天干活像牛似的,从不叫累,也不叫苦。因此,夜晚无论多累,凤英总能满足尹三的需求。
    天还没有亮,凤英推推赤身裸体的尹三,在耳边轻轻吹了几下,深情地看看尹三鼾睡的脸庞,满足地回味尹三昨夜疯狂的蹂躏,多想叫他多休息一会儿,可到确山要有百十来里路,去的早,可以摘到好瓜,回来也好卖。她轻轻推醒尹三,娇声地说:“三,快起来,去确山别晚了。”尹三一躬身坐起来,凤英摁开床头的灯,尹三不好意思的摸着身边的内裤往身上套,凤英早给他准备好干净的内裤递给他。尹三之前也是长年在外打工, 夫妻俩常年聚少离多;如今两个孩子也大了,都在外地上学,压力很大。年年干的都是不够花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两个孩子也争气,放假也没回来,到外面打暑假工了。尹三和凤英都起来了。他们挨个去了厕所,洗涮完毕,尹三摇响四轮车,挂上后兜;凤英挎着一个黑色的破皮革包,装好拉瓜的本钱,又仔细反复看看拉锁拉好么。凤英比尹三小四五岁,看起来比尹三年青十多岁,凤英中等身材,长得细皮嫩肉,鸭蛋脸,柳叶眉,齐耳的短发,杨柳细腰。年轻的时候更好看,是几个庄的出了名的美人。庄上的人都说凤英缺根筋,瞎了眼,咋会嫁给尹三这个犟驴。年轻的庄上的汉子一提起凤英,都不着的摇头,酸溜溜地感叹:真是好汉没好妻,孬汉取个花滴滴。
    天刚麻麻亮,尹三哼着咿咿呀呀的老掉牙的歌,坐上四轮车,凤英坐在尹三一旁的车帮上。夫妻俩满怀信心地往确山拉瓜去。一路上,夫妻俩还打情骂俏,凤英娇怒地朝尹三背上擂了一拳,软声细语地说:“你个老不正经,昨夜还没有满足呀!老挂在嘴上。”上帝创造了男女,男女一旦结合为恩爱夫妻,无论日子过得再苦再累,幸福的滋味是难以言表的。很快,他们来到确山县的北吹庄,这个村庄方圆十来里都是种西瓜的,几乎家家户户都种瓜。这时火红的太阳热辣辣的从东方升起,大地已经热气蒸腾,暑气逼人。这里是一望无际的绿油油的西瓜地,滚圆的大西瓜,如待出阁的少女,静静等待情郎过来迎亲。
   尹三提前约好的,老李头在瓜庵里抽着纸烟,等尹三来拉瓜。尹三把四轮停在老李头的瓜地头,跳下车;凤英也下了车,夹着黑色皮革包,紧跟着尹三,顺着瓜地的小路,来到老李头的瓜庵。老李头六十来岁,身材不高,身体干瘦硬朗,脑门光得明晃晃的,小眼睛眯成一条缝,下巴上一撮山羊胡子。尹三老早打招呼:“李叔, 俺从哪边摘?”老李头从瓜庵出来,拔掉嘴里冒着袅袅青烟的纸烟,笑眯眯地说:“随便,来得早,任你挑。”尹三很兴奋,扭头笑嘻嘻地对凤英说:“还是老婆醒的早,我们第一个来,好瓜叫我们径挑。” 于是,夫妻俩个在老李头瓜地挑西瓜。尹三挑着,摘下,递给身边的凤英,凤英放到瓜庵旁边的地磅上的篓子里,老李头称称,然后在本子上一笔一笔的记下每磅的斤数。然后凤英又把地磅上篓子的瓜往车上放。很快他们摘了满满一车瓜。老李头眯细着眼,笑眯眯地用笔在本子算着。凤英愉快地从黑皮包里拿出一叠皱巴巴的百元大钞,递给老李头,老李头仔细数着,又挨张钱正反瞅瞅,然后又一张一张地望望里面的毛主席的暗影。最后才放心地把一叠钞票掖进大裤衩的内兜里,笑着说:“我的瓜不孬,你的钱也不假。”尹三和凤英坐上车,开始往回赶,到县城可能要晌午了。最近小县城在搞什么创建国家卫生县城,听说城管撵的厉害,还是先找个地方卖。
   尹三坐在小烩面馆里,要两大碗烩面,自己吃一碗,另外一碗等会凤英来吃。烩面馆的风扇扇的都是热风,里面一点也不凉快。小店只有尹三一个人,皮球似的胖老板眯细着眼,从椅子上懒懒地起来给尹三下烩面。尹三盘算着这车瓜销售完可以赚多少钱,心里算着算着,不由自主地嘿嘿笑了起来。凤英刚喝完水,把壶盖扭好,挂到前面的车帮上。这时,来了五六个穿蓝色制服的城管,一辆白色的半截头双排座面包车,车身上印着蓝色的“市政监察”几个大字。凤英一看,心里扑通扑通直跳,她知道是城管要来撵人了。说着城管来到凤英的瓜车旁边,大声吆喝道:“还不开走,这地方不准摆摊卖瓜。”凤英怯怯地说:“我老公去吃饭了,等下开走。”另外一个城管瞪着铜铃般的眼睛,毫不客气地说:“不行,要喊他立即开走,这么热的天,谁还在这等你不成。”说着,上前把车上那杆卖瓜的称拿起来,凤英一看城管拿称了,这杆秤可是她做生意的不可缺少的工具,凤英忙从那位城管手中抢称。城管不给,他们两个拉扯起来。另外一个城管上前扭着凤英的胳膊,不叫她抢称,并且严厉地对凤英说:“妨碍公务,是要犯法的。”另外一个瘦瘦的城管从腰里的挎包里掏出小型录像机,录着现场的视频。突然,凤英晕倒在地上,嘴里冒着口水,眼睛闭着。这是,尹三从烩面馆打着饱嗝出来,喊凤英过去吃烩面,他刚出烩面馆的门,老远看到瓜车边围着几个城管,凤英倒在地上,他疯了似的跑到瓜车旁,看到凤英晕死在地上,他头上的青筋哏哏乱跳,黑褐的脸膛变得青紫,两个眼睛怒瞪着城管,他弯腰喊凤英,凤英没有吱声,他大叫一声,从地上拾起一块砖头,就拍向一个胖胖的年轻城管头部,这个城管当场晕倒坐在地上,其他城管飞快的跑掉。尹三的驴脾气上来了,他像一头发怒的狮子,从瓜车上抽出一把明晃晃的西瓜刀,像飞跑的城管撵去。其中一个三十来岁的城管刚才没有上前,只是刚下车,站在执法车旁边;他没有看到尹三拿着刀过来,尹三从他后背上猛地刺进去,随后拔出鲜血淋漓的刀,又猛地刺入他的屁股,尹三再拔出刀的时候,这位可怜的城管扑通倒在地上,身边一滩鲜红的血慢慢地流着。
   这边奔跑的城管扭头一看队员李伟躺在血泊之中,知道发生了什么。忙打120和110.这时尹三手里紧紧握住血淋淋的刀,他不再追赶其他城管,扭头跑到瓜车边。路边的行人吓得纷纷躲避、远离。尹三跳到瓜车上,叫嚣着:“我杀人,我抵命,有种的你们来呀!不叫我活路,你们也别想活--!” 不一会,120呜--哇--呜--哇的过来了。车上下来几个白衣医务人员,城管们都心惊胆战地过来帮助把李伟抬到担架上,推入救护车。几辆110警车拉着警笛,风驰电掣般地赶来。他们手里握着手枪,围着瓜车和尹三,一位警察大声喊到:“快放下你手中的刀!”尹三内心极度恐惧,他知道自己一时冲动,杀了人,闯下大祸。尹三扔掉手中的血淋淋的刀,警察迅速围上去,把尹三按倒地上,随后戴上明晃晃的手铐。这时,凤英醒过来,站起来,一看尹三被几个警察铐着,瓜车下面一把血淋淋的刀,她明白了发生了什么。凤英的头一蒙,眼前一黑,又晕倒过去。警察把凤英扶起来,拉进警车;把尹三也拷在警车的铁门上,又一路拉着警笛呜--哇--呜--哇地驶向公安局。
   下午三点左右,县城官方微博发布消息: 正阳县发生一起流动商贩捅伤城管执法人员致死案件。7月28日,正阳县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城管综合执法大队五中队执法人员4人乘一辆执法车,在城区内正常巡查途中,......。
    案件发生后,正阳县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成立了以副县长贾X为组长的应急处理小组,全力处理暴力抗法伤人案件;目前,伤者李伟因伤势严重经抢救无效死亡。犯罪嫌疑人尹三已经被公安机关控制,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中,全力以赴做好受害人家属安抚和社会舆论引导工作。
 
    作者:沈永军  笔名君永安 70后 居住深圳 经营公司 业余写作 发表有小说、散文。Email:1206974259@qq.com  QQ 1206974259   电话 :15217730118  
   
14
[上一篇]做个好梦 [下一篇]   文联主席

评论

我来说两句
帐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