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TOP

鸟先生的艳遇
[ 录入者: 君永安 | 时间: 2015-12-08 22:11:26 | 作者: 君永安 | 来源: | 浏览: 385次 ]
                                        鸟先生的艳遇
   在青春四射,活力无限的年轻的深圳,逛荡着众多屌丝。没房、没车、没女朋友、没事业,梦想一夜暴富;彩票期期买,懊恼天天来。勾头想捡钱,出门艳遇来。打工嫌太苦,创业没门路。恨爹不成钢,思聪是偶像。做梦想发财,美女乱入怀。我们要讲的这位屌丝--鸟先生,就是这个状态。
   鸟先生年方二十八,个头一米六八,有点偏瘦,镰刀脸,小眼睛,鹰钩鼻子,小鸟嘴;小小的脑袋后面扎一个硬撅撅的小辫子。上身常穿一件加长的大花朵的T恤衫,下身常穿一个类似裙子的连裆裤。狂风吹来,鸟先生整个身躯像个旗杆,他的衣衫倒像嚯嚯飘扬的彩旗了。鸟先生见人笑容可掬,时刻寻找发财的商机,连和人握手,就想把这个人的手拔掉,塞进裤袋。常常抱着李嘉诚和马云的传记语录执迷地大声朗读;读着读着,还常常掩卷叹息,有时如前清怀才不遇的落魄文人,仰天长啸: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鸟先生毕业于拿钱就能上的湖北一所“野鸡大学”,毕业之后来到深圳;先在A工厂干一年,觉得工厂又苦又累,不是人呆的地方,更没有发展的空间。于是,鸟先生跳槽N家公司,最多时间干三个月。公司的一切都不随他的意,而且工资普遍和他的才华不相匹配。他像小鸟一样,一会息栖这个树枝,“嗖”地一下又飞到另外一个枝头。仿佛天下都亏负他,他的才华也许太横溢了。他的长相和做事的心态都如候鸟一样,屈指可数的几个朋友都叫他鸟先生。他具体姓什名谁,我们不去一一考究了吧,我们也人云亦云地称之为鸟先生。
    可不,鸟先生刚刚又从一家刚工作不到两个月的公司离职了,离职原因是这次公司业绩表彰大会上老板表彰员工的名单中遗漏了他的尊姓大名。他带着李白的“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览明月”的豪情壮志愤然离职了。临出公司门口,拿着公司财务给他结的一叠薄薄钞票,满脸怒火,鸟嘴里嘟嘟囔囔:哼--哼--,做老板的没啥他妈的了不起,老子明天也开公司!而且是集团公司!
     鸟先生回到卧室,从小桌上拿起那半瓶八元一瓶的老村长,咕嘟咕嘟喝几口,嗷嗷吆喝几声:"我要开公司了-
嗨--嗨--,我就是董事长--,我就是董事长--,我就是董事长--"
    隔壁租户收破烂的王猴子悄悄推开门,猫腰偷偷溜了溜鸟先生屋里,看他一个人在嗷嗷傻叫,随即掩门偷笑:就那屌样,还想当董事长,--当你自己的董事长吧。
    鸟先生租住在深圳一个城中村中,“别墅”的大概面积二十多平,单间。屋内放置一张二手市场的破木床,一张二十五元买的小木桌。狭小的卫生间和和卧室连在一起。屋角地上杂乱放着一堆破书,小木桌上放着一个笔记本电脑,一个电饭煲,一个不绣钢饭盒和一个白瓷碗,不锈钢水杯亦有一个。基本这些是鸟先生的全部家当,其他诸如有几双破鞋和几个裤衩不再一一描述。
    鸟先生趴在床上计算一下所有积蓄,二千多元。现在开公司基本不要钱,给代理中介千儿八百就行了。之前鸟先生问过这些中介公司。加上这两年国家倡导“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之号召,新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了,千奇百怪的公司都有。代理开公司的中介公司忙得都不亦乐乎。
    鸟先生的公司很快注册下来,公司名称是“大富豪集团公司”;注册资金五千万是注册公司按照鸟先生的意思写的,反正现在也不要验资。公司名子起得蛮霸气,但是具体经营什么,鸟先生暂时还没有想好。反正公司经营范围有贸易,咨询,生产加工等等;总之,干什么都适用;好比买个特大号的帽子,戴谁头上都能戴上。办公地址是注册公司的中介帮他搞的,他也没有具体的办公场所;因为深圳的房租实在贵得离谱,鸟先生对付目前的息栖之地尚且可以;但是,租住写字楼对鸟先生来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鸟先生的公司成立之后,便一直躺在他的一个经常背的挎包内。
    鸟先生既然有了公司,自己是独立法人,而且没有任何大小股东,董事长的职位当然非他莫属了。鸟先生有时暗自高兴,在别的公司他妈的拼死累活的还受气,也熬不上个部门小经理;我不费吹灰之力,就荣升董事长,而且具有绝对的权威,没有任何人敢对我颐指气使!
  鸟先生的名片颇为考究,是双面烫金的比较高端的名片,打印部的老板二百张问他要三百多块呢。掏钱的时候,鸟先生是揪心地难受,可是一看着名片高端大气上档次,鸟先生转瞬心情平和一些。单凭名片的档次鸟先生就可以令人肃然起敬。名片赫然印着: 大富豪集团公司  ; 董事长:xxx ; 手机:18000000;网站:www.0000.com ,Email:160000@qq.com  。名片的后面经营范围: 国际贸易、咨询培训、国内贸易,、生产加工OEM、ODM等;诸如此类,不枚胜举。
    鸟先生的公司注册之后不久,手机也忙碌起来,每天接到其他公司业务电话不下于二十几个。什么注册商标,网络推广的,微信营销的,网店托管的,企业培训的,MBA学习的等等公司电话联络广告普天盖地而来。对于一般的老板来说,闹心得哭爹骂娘。多年的业务电话号码,换吧,不行;不换吧,这些靠电话营销的垃圾公司骚扰得你心力交瘁。对于我们的鸟先生来说,每天这么多美女甜腻腻地喊鸟总,他有点飘飘然起来,他觉得这是莫大的荣耀。
   昨天接到一个培训公司美女甜滋滋地邀请鸟总去福田喜来登大酒店参加清华MBN总裁培训班。
   鸟总爽快地答应了,美女告诉开会时间及注意事项:必须带名片,而且必须是公司总裁去,其他人拒绝接待;规格之高,犹如二十国集团首脑峰会,鸟先生心里乐得好比孙悟空当上齐天大圣。
   可是,去之前,鸟先生有点心情不悦,没有座驾是个问题。别的老总去了,都是宝马、悍马、大奔齐云,而他连一个长安昌河也没有。嗨,没办法,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鸟先生想想暗自宽慰自己。突然,他倒兴高采烈起来;去了,谁要问我开的什么车来的,哼--,我的是“加长林肯”! 而且是专车专道,司机基本固定的是两位!陪驾的美女数百人之多,哪位牛B的老总敢和我比!鸟先生的阿Q精神胜利法学得真是炉火纯青,出神入化。
    鸟先生想好应对措施,高兴地坐地铁去了喜来登大酒店。
   鸟先生步入富丽堂皇的五星级大酒店,踏着软绵绵的猩红地毯,犹如在天宫漫步。听着酒店大厅的悠扬的轻音乐,犹如进入桃花源的梦幻感觉。
   鸟先生按照电话那位小姐的安排,乘电梯来到二楼。一进二楼,他就看见一族族人在一排签到处签字递交名片。门口有几个大牌子,牌子上印着“清华MBA培训班”招生说明会;签到处统一黑色套装的靓丽美女身上斜披着印着欢迎光临的带黄色穗边的红色绾带,美女们嘴角都挂着蒙娜丽莎似的甜美笑意,晶朗朗地告诉来参加总裁们在花名册上对应自己公司名字的下面签字进入会议大厅。鸟先生挤到前面,在美女的芊芊玉手的指引下,他看到自己的“大富豪集团公司”赫然在册。他的心激动得如麻将桌上的色子,蹦跳起来。鸟先生也是文化人,文雅地签字后,在亭亭玉立的妙龄美女指引下,来到偌大的金碧辉煌的会议大厅。
   天助我也!和鸟先生挨着的是一位很有气质的靓丽美女。年龄大概二十三、四岁,瓜子脸,柳叶眉,杏核眼。脸抹得白里透红;脸上厚重的化妆品像家俱在喷漆之前批的一层厚厚的腻子。樱桃小口涂得鲜红欲滴,像刚喝了鸡血似的。美女穿一身性感的水红色连衣裙,雪白丰腴的臂膀交叉抱着,鼓囊囊的乳房在紧身的连衣裙中呼之欲出。鸟先生挨着美女坐下之后,心脏已经蹦到嗓子眼了,好像一咳嗽就能吐出来;和美女的丰满的乳房一样,也有呼之欲出的状态。
  坐下之后,会议还没开始。主席台上的大屏幕布上放的是培训班的课程简介和成功案例。鸟先生对这个是不感兴趣的。身边绝色美女在旁,那还有心听这些什么MBA呀;
    鸟先生不住地扭扭头,溜美女几眼,他暗想,不能错过这千载难逢的艳遇;春秋鲁国的柳下惠坐怀不乱,纯属扯淡!于是,他开始笑眯眯地与美女搭讪。
  “美女,可以交换一下名片吗?”鸟先生含情脉脉地说,这时鸟先生嘴角眼角都堆满了笑容。
   美女不屑一顾地瞥了鸟先生一眼,思忖着,就这屌丝样,还想赖蛤蟆想吃天鹅肉;转而又一想,毕竟是挨着的邻座,给他个面子吧。她也虚伪地回眸一笑,瞥了鸟先生一眼,芊芊玉手拢了一下遮着杏核眼的一缕长长的美丽青丝,慢悠悠地说:“可以呀-”
   鸟先生麻利地从挎包里抽出一张烫金名片,然后毕恭毕敬地双手递给身边这位佳丽。
   美女接着后,也从小坤包里拿出一张自己的名片递给鸟先生。他们两个低头互看一下对方的名片。鸟先生看这位美女的公司名字是:大浪实业有限公司,名字:浪想;职位:总裁。总裁和董事长是一回事,都是一个级别。鸟先生对这位美女充满爱慕和敬意。
   美女一看是大富豪集团董事长,内心暗暗佩服这位鸟头鸟嘴的身边帅哥来。她知道自己的公司是个皮包公司,不过是想沽名钓誉,好找个富豪老公。如莫些三流美女演员亦或五流歌星都爱参加MBN和长江商学院。那里的钻石王老五很多,凭着自己的青春美貌,一定可以钓一个重量级的王老五。成功案例比比皆是,最令她艳羡的是莫美女搞定莫地产大亨而一炮走红。从此平步青云,鸡狗升天;吃喝不愁,豪车到手,豪宅拥有,到处风流。有钱才是硬道理,年龄不是大问题!
  美女想这位长相不佳的鸟先生毕竟年轻,比钻石王老五们大腹便便、满脸皱纹强得多,而且是大富豪集团董事长。但是,美女转眼一想,这么年轻,要么是和王思聪一样的顶级富二代,要么是有什么独门绝技而一炮走红,或者不可能开着集团公司。要么和自己一样,公司在挎包内。
    等下我要慢慢询问一下,再深入了解。
  鸟先生这时也在考虑如何和这位绝色佳丽对话,如果美女问爸爸是干啥的,这个怎么回答? 鸟先生恨自己的父亲不是马云或者王健林,这个是没办法的事情。父亲在工地上当民工,垒墙切砖,不过也是和王健林干的一样的事业--房地产。母亲在一家银行负责行长的办公室和其他科室的卫生清洁;如果美女要问的话,这个也好回答,母亲是搞金融的。至于如果要问车这个更加好回答,“加长林肯”,价值绝对不菲。富豪云集的深圳也不过有几辆;不过,坐车是要票的,而且挤得基本是没座的。如果美女要问公司有多少人,这个可难回答了,公司一人。鸟先生苦苦思索半天,拍拍脑袋,幡然大悟。对了,自己去年建个微信群,现在里面有两百多人呢。有律师,有工程师.......。这些人在群里都是自己的部下,想踢谁就可以踢谁,自己拥有绝对的领导权。这时,鸟先生为自己伟大创意的神回答而沾沾自喜。
   美女脸若梨花带雨似的扭头望望鸟先生,这时鸟先生也在偷偷摸摸溜看美女,四目相撞, 激情的火花四射。美女的白里透红的娇嫩脸蛋霎时全红了,鸟先生的脸也热辣辣的。美女的高高的胸脯如卧着两只兔子,兔子在笼子中不安地骚动起来。鸟先生的心“砰砰”又飞跳起来;难道美丽的爱情就这样不期而遇。啊--,上帝呀,我身边的美女是你恩赐给我的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人生啊--,是这样的美妙,艳遇来的时候,想跑也跑不掉!
      “你是开车来的吗?”美女顺眉低眼的轻轻地问,两只好看的白嫩细长的手指在互相绞着。
        “嗯,是的,不过有点挤--”鸟先生刚脱口说出“挤”,又忙改正道:“太塞车了-”
         “嗯,嗯,--深圳就这个样子,到那都堵车。”美女对堵车也是很烦的。
        “你开车了吗? -”鸟先生反问道。
         “没--,没有,我想路太塞了,搭别的朋友的车过来的-”美女柔声柔气地说,洁净粉白的额头有点微微的汗珠。其实,她没车,她想搪塞一下这位富豪帅哥。
         “你的是什么牌子的车?”美女开始单刀直入地问了。
           “加长林肯--”鸟先生提前在心里预演多遍了,美女一问,他便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啊--,这么好的车呀?!--”美女的一只玉手忙捂着自己的鲜红的樱桃小口,她为自己的失声而发笑。
           鸟先生面不改色心不跳。
           谎言一旦脱口而出,后面必须心虚胆颤地用多个谎言去弥补!
          “嗯,深圳也没有几辆--”鸟先生满不在乎地说。
           “你这么年轻,做的这么好,那,--那你爸爸是干什么的呢?”美女边问,边把自己的身体往鸟先生这边靠的更近了。
         鸟先生注意到了,只是可惜会场的人太多了,他不能揽美女入怀。
         “爸爸是搞房地产的,搞了多年了--”鸟先生话音刚落,美女的一只玉臂已经蹭到鸟先生的手边了。
         “你妈妈呢?”
          “妈妈搞金融的,负责银行方面的工作。不过,有时候行长也得听她的--”鸟先生舒缓有度地说,他真为自己巧夺天工的神回答而暗暗得意起来。
           “公司有多少人呢?”美女声音有点发颤了,轻柔得如歌唱演员结尾颤抖的嘤嘤声。
             “两百多高级管理人员和工程师”鸟先生愉快地答道,“不过,都在我群里管辖的。”
             鸟先生“嘘”了一下,暗骂自己差点说吃嘴,幸好微信二字没带出来。
             “呃--,都是你企业群的了,这个我懂的--”浪总明白企业集团都下设好些企业的。
      这时候,会议隆重开始了,他们的谈话也停止了。
      一位穿笔挺的黑色西装,系红领带的三十来岁,头发被定型发胶在头顶固定成一坨牛粪状的奇异发型的潇洒男子,站在前面的舞台右边放满鲜花的演讲台,开始了滔滔不绝地演说。什么企业黄金管理呀,大脑风暴呀,保证企业起死回生呀;上了我们的课之后,可以日进斗金啦,两年可以把一个刚注册的企业做上市啦。
         这些课程对于鸟董和浪总来说,都不具有任何吸引力。他们现在都在彼此回味彼此的话,然后在心中畅想会议结束后的进一步的交往。
         演讲台上那位自称是中国十大杰出风云人物总裁培训导师牛皮先生在上面激情昂扬地演讲。有时候,还连跳带蹦,拍腿吼叫,台下总裁们听得如云坠雾。他自称经他的手扶持三百家上市企业;众多著名企业的老总都是他的得意门生,如:华为、小米、阿里集团。牛导师如一个撇脚的三流歌星,还没唱两句,就“吼--吼--”叫两声,叫下面的来点更加热烈的掌声鼓励一下,全场互动。下面一片唏嘘嘲笑,继而是“啪--啪--”的掌声震耳欲聋。
      鸟先生听了牛导师的演讲后,小声暗骂一句:“他妈的,吹死牛皮不要税! 老子不要你培训,照样可以风声水起,照样可以上市!”
      浪总听见了鸟董的小声暗骂,她已经深深被鸟董的霸气吸引着了,她完全相信眼前的这位富豪帅哥了,潜意思中她觉得这位男人就是她一直苦苦寻觅的终身伴侣,是她的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她丰腴白嫩的大腿,也悄悄移到鸟先生的腿边。鸟先生如同被一块稀世珍宝所吸引,青春荷尔蒙在他体内蠢蠢欲动了。
     牛导师的演讲很快结束了,接踵而来的是大批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女工作人员一对一的来到座位,为他们解说培训收费的情况,并且带有刷卡机,现金不够,随时刷卡。工作人员能把稻草说成金条的巧舌如簧的嘴巴,也打动不了鸟董和浪总的心。因为初级版收费是三万八千八,中级班收费是九万九千八,高级班更令人咂舌了,-- 十八万八! 工作人员还大言不惭地说:收费很低,再不报名,每月都是10%递增涨价了,快点趁不涨价交钱学习吧。
     鸟董悄悄捏下浪总的玉臂,示意出去,别听这帮骗子的忽悠。浪总心知肚明,早就想跟这位帅哥出去坐“加长林肯”到市内或海边兜风去。
    他们支支吾吾对死缠烂劝的MBA工作人说,到外面有急事,回来再说。于是,鸟董毫不犹豫地牵着浪总的玉手,像热恋的情侣一样快速走出座位,向会议大厅出口奔去。两位负责对接的工作人员呆呆地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摇头叹气!仿佛饿狼好不容易发现两只小羊,可是小羊却转身跑了,而且不能去追;无奈,失落,遗憾各种情绪夹杂在一起。
    鸟董和浪总气喘嘘嘘地来到大厅,鸟董内心茫然若失,有如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关键那辆子虚乌有的“加长林肯”在地铁站里面,酒店外面根本没有,等下如果浪总要兜风如何办呢? 管他呢,车到山前必有路,先请她喝两杯饮料再说,--再编下去,好有个思考的时间。
    “这帮家伙都是骗子,什么总裁培训班,简直是诈骗--”鸟先生愤愤不平地说。
     “呃--,有点像。”浪小姐随声附和着。
      “走,也该晌午了,到西餐厅,我请你--”鸟先生豪爽地说
       “这多不好意思呀,还叫你破费--”浪小姐含情脉脉地望着鸟先生。
         “一会我坐你的‘林肯’兜下风”浪总紧紧拽着鸟董的手,有点撒娇地说。
       说着,他们一块牵手走进大堂右边的西餐厅去了。他们步入优雅舒适的西餐厅,找一个幽静的角落,在黑皮靠背椅子坐下,看着圆桌上精致的蓝色花瓶内插一朵鲜艳的红玫瑰,听着舒缓悠扬的轻音乐,如天籁之音在他们美好的心境中滑过。他们四目对视而望,双方的脸都微微酡红,爱情的磁力在牢牢地互相吸引着对方。
       浪小姐陷入了日后的美好生活的憧憬中。这次上天恩赐的美好恋情,不期而遇;她和这位富豪帅哥马上坠入情网,她在他的“加长林肯”中像英国的王妃一样高贵。她到他的千万豪宅中去羞答答地去见做房地产生意的未来爸爸和在国家金融系统任高干的未来妈妈;她要像一朵盛开的美丽娇艳的玫瑰花一样,从里到外地展示给他们。她之前在大酒店桑拿部做服务员时学点礼仪,和上幼儿园学的书琴绘画也要同时展示给未来的丈夫和公婆,向他们展示她是有修养、礼仪、内涵的女孩。
     “帅哥,美女,请问二位吃点什么?”一位穿黑色礼服的亭亭玉立的美女笑盈盈地拿着一本精美的菜谱放在他
们面前。
      “哦--,你喜欢吃点什么呢?”浪小姐从沉思中惊醒过来,深情地望望鸟先生,柔情蜜意地说。
       “--我没什么,你点吧,我吃什么都可以,不挑食的。”鸟先生若无其事地回答。
       “好吧,那我点啰--”浪小姐娇声娇气地说,声音里可以滴出蜜汁。
        “来份黑椒牛扒,要稍嫩的;再来份金枪鱼土豆沙拉、蜜汁三文鱼和一份培根芦笋卷--”
    “喝点什么呢?先生、小姐”柳条似的美女服务员飞快地在菜单上记下浪总点下的菜品,紧接着问。
    “来瓶人头马XO吧,之前喝习惯这个了--”浪小姐不屑一顾地瞟了服务员一眼,这时她高贵得像英国王宫公主似的。
    “那好吧,马上安排--”服务员记下之后,转身“嘚、嘚”地向操作间走去。
      鸟先生这时有点不安起来,他以为浪小姐要两杯咖啡或者其他饮料呢。这么多东西而且外加一瓶什么人头马XO;妈呀,他想起了兜里只有五十多块钱了,信用卡上月透支还没有及时还上呢。鸟先生一想如何付账,小腿有点哆嗦起来。
     事已如此,不必难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这时,他倒拿起朱自清《背影》父亲安慰儿子的话来自我安慰。
   “这些你都喜欢吧--”浪小姐柔情蜜意地问道,声音软得叫男人可以马上融化成水。她为自己点的高品位的西餐配人头马XO而自豪。她就是叫这个未来的夫君富豪看看自己如何懂得调理有品位的浪漫生活,如何懂得调XO的西方高贵而有情调的生活。这点消费,对于这个拥有集团公司,爸爸是地产大亨、妈妈是银行高级领导;--面前的白马王子来说,都是小意思啰。
      菜很快上了,XO也随后拿过来。浪小姐拿起面前托盘的叠放的雪白餐布,掖在高鼓的胸前;然后,拿起刀叉开始就餐。鸟先生不懂如何使用刀叉,吃西餐还是第一次呢。他吆喝一声:“嗨--,服务员,拿双筷子来!”邻座两位听懂中文的老外望望这个家伙,摇摇头嘿嘿笑起来。
   浪小姐心情愉悦地听着悠扬的萨克斯,尽情地享受着美酒美食;鸟先生忐忑不安,边吃边拿眼觑浪小姐。
   “哎呀--,我肚子有点不舒服--”鸟先生小声叫了一声,忙放下筷子,左手捂着肚子。
    “怎么了?--”浪小姐放下刀叉,惊恐地望着面前的白马王子。
     “我吃不惯这样的半生不熟的东西--,我要去趟卫生间.....”鸟先生喃喃地说,其实他已经想好了,决定要开溜了,不然等下更加尴尬。
     “这样才鲜美吗--,喏--,我想你喜欢吃这些呢”浪小姐掩嘴吃吃笑起来。她暗暗发誓,以后我会叫你慢慢喜欢的。
     鸟先生说完,勾着腰,一手捂着肚子;刚离开座位两步,忙又折回来,拿他的挎包;因为集团公司还在包内呢。
     “呃--呃--,包内有纸,我先拿到卫生间--”他边说边拿起挎包,故意装着难受的样子捂着肚子走出餐厅。
    其实,他根本没到卫生间,而是顺着大堂的后门溜走了。他飞快地跑向地铁口,下去急忙刷卡进站,正好他的“加长林肯”呜呜地一路高歌来接他了;他便迫不及待的进入他那昂贵而又拥挤的“加长林肯”里面去了。
       浪小姐还在慢慢品着XO,陶醉在优美的音乐旋律中而“沉醉不知归路”。
    一个小时过去了,她的白马王子仍然没有归来和她共品牛扒和举杯共饮美酒。她想,午餐后,她还等着坐“加长林肯”去海边兜风呢。
      两个小时过去了,她有点坐不着了;心情开始烦躁郁闷起来,不祥之感笼罩在心头。她拿起挎包,准备走向餐厅外面的卫生间门口,问下上卫生间的出来的其他男士,--那闹肚子的帅哥在不在里面。
      她还没有来到餐厅门口,吧台的女服务员已经跑过来,很礼貌地说:“小姐,你还没结账呢?”
     “哦--,是跟我一块来的先生买单;他刚才肚子不舒服,到卫生间了。我想去看看--他什么情况---”她的脸红得如熟透的西红柿,说话也有点结巴起来。
      “小姐,实在不好意思,和你一块来的先生没有到卫生间,而是从大堂后门走了;我们是有监控的。”这位服务员缓缓地说着。
       “什么--,他跑了--,他妈的,还耍老娘--”浪小姐有点情绪失控,声嘶力竭地嚷嚷谩骂起来,随后,掏出手机,拨通名片上的鸟董的手机号码,突突响了几下,便是再也打不通了。
       实践再次证明“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浪总彻底没希望了,白马王子溜了,这次不期而遇的短暂爱情也结束了,可是这个帐总还要结呢。她拖着发软的双腿,垂头丧气地跟着吧台服务员结了自己点下的这顿价值不菲的午餐。
13
[上一篇]   文联主席 [下一篇]活着,活着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Top